编者按:从1950年进入协和医院学习并从事检验工作以来,曹兴午至今已走过了整整60周年的历程。60年的细心观察,让曹兴午看清了精子的奥密;60年的潜心研究,使他纠正了传统精液报告的错误。他集毕生之力所创立的“精液脱落细胞学” 是迄今为止最先进、最可靠、最精细的一种男性不育诊断方法。60年来,曹兴午教授是怎样走过来的?他的“ 精液脱落细胞学”,又是如何颠覆男性不育的诊断方法的?

冥冥之中的注定:18岁的少年迷恋起了显微镜下的世界 冥冥之中的注定:18岁的少年迷恋起了显微镜下的世界

18岁的少年,迷恋起了显微镜下的世界 上世纪40年代,是一个风云变幻、时局动荡的时代。 这个时代,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其中包括一...[详细]

一件小事:让他走上了研究男性不育的“不归路” 一件小事:让他走上了研究男性不育的“不归路”。

转眼就到了1959年。 经过多年的严格训练和刻苦学习,这时的曹兴午,已成长成为一个在寄生虫领域拥有一定造诣的医师。 如果他沿着这样...[详细]

生精细胞学”横空出世:开创了男性不育诊治新时代 生精细胞学”横空出世:开创了男性不育诊治新时代。

1982年,曹兴午有幸参与了中日友好医院检验科的组建,并在此在这里工作直至退休。 这时,曹兴午已从事了20多年的男性不育研究...[详细]

受“诺奖”启发信心大增,修成“绝学”泽被众生 受“诺奖”启发信心大增,修成“绝学”泽被众生。

1993年,曹兴午从中日友好医院退休了。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退休只意味着这样的四个字:含饴弄孙。 但对于痴迷显微镜40多年的...[详细]

1992—1994年学术成就

1992-1994年, 曹教授在中日友好医院退休前两年,他的精子形态分析研究成果多次在中日友好医院院报上发表。如107例生育组与不育症精子形态与生精细胞定性与定量分析,一种观察睾丸功能的新方法——精液生精细胞学等。

1994—1995年学术成就

1992年从中日友好医院退休后,曹兴午着手进行精液病理学的研究。他和王琦教授、杨文质教授、姜梅教授一起采用不同的方法对支原体感染与致病性进行探讨。1994—1995年,他在《中国性学上发表了9篇《 生殖系统支原体感染的研究》系列文章。

2006—2008年学术成就

2006—2008年,曹兴午教授接受聘请回到中日医院男科工作,和同事一起共同完成了近3000例患者精液的精子形态和生精细胞学分析,为临床提供了诊疗数据。同时完成了多项课题,并发表了以下文章。

2008—2010年学术成就

曹兴午认为,在进入21世纪后,应用现有的诊治技术解决不了目前的医学难题而只有深入到决定细胞一系列复杂功能的核内DNA链上去探索, 才有可能找到解决难题的新途径。因此,细胞核将成为医学深入研究的靶子。

传统不育诊断的四大缺陷

缺陷一:不能区分“生精细胞”与“圆形细胞”

缺陷二:容易出现误差

缺陷三:会给患者带来痛苦、损伤和并发症

缺陷四:无法判断睾丸生精功能受损的具体原因

精液脱落细胞学的四大优势

1.无损伤、无痛苦、无并发症

2.能大幅度提高治愈率。

3.“互证诊疗”,良性循环

4.判断诊疗,确定疗程

《精液分析与不育症——生精细胞凋亡胀亡与精子形态学图谱》 《精液分析与不育症——生精细胞凋亡胀亡与精子形态学图谱》

2006年6月,中国精子形态学研究第一人、北京同济医院曹兴午教授和国内知名男科医师合作编著的《精液分析与不育症——生精细胞凋亡、胀亡与精子形态学图谱》一书...[详细]

《精液脱落细胞学与睾丸组织病理学》 《精液脱落细胞学与睾丸组织病理学》

此外,曹兴午还和知名男科医师李宏军,白文俊一起编著了《精液脱落细胞学与睾丸组织病理学》一书。该书在七个方面提出了新观点,特别是首先提出依据缺陷精子形态学特...[详细]

关于精子的“五个常识”
关于精子的“五个常识”

1.成年男子两个睾丸总重量约30g,每克睾丸组织每日能生产1000万个精子,每日总共约产生2~3亿个精子。

2.精子形如蝌蚪,长约60μm,分头、颈、体、尾四个部分,头部较大,颈与体合起来与头部等长,尾部是头部长度的10倍。精子头部有顶体及细胞核,顶体覆盖在细胞核前2/3,里边有许多酶类物质,统称顶体酶,是受精时突破卵子“外壳”放射冠与透明带的物质。头部细胞核里有染色体,是携带父体遗传基因的物质。颈部与体部主要是细胞质成分,是维持精子生命和为精子活动提供能量的部位。...[详细]

七大男性不育原因,都与精子有关
七大男性不育原因,都与精子有关

在男性生育能力方面,需要有一些基本的条件。也就是说,如果缺乏这些条件,就没有生育能力,就必须进行相应的治疗。1.具有正常的精液输出通道;2.具备完善的下丘脑、垂体、睾丸和附属腺体系统(否则会影响精子生成);3.具备平衡协调的下丘脑释放激素、垂体促性腺激素和睾丸激素(否则同样会影响睾丸生精功能);4.生殖系统具有正常的血液运行和神经支配,能进行性生活...[详细]

曹兴午之忧:培养成功一个学生,很难 曹兴午之忧:培养成功一个学生,很难

2010年12月16日,曹兴午应邀在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举办精液脱落细胞学讲座。 研究了数十年精液脱落细胞学的曹兴午,一口气说了整整2个小时。 他的演,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了。因为他讲得太精彩了。更因为对于许多人来说,“精液脱落细胞学”是他们的闻所未闻,虽然他们都是学医的。“细胞胀亡”...[详细]

袁长巍和他的老师曹兴午教授在同济精子形态实验室 袁长巍和他的老师曹兴午教授在同济精子形态实验室

袁长巍个子很高,超过185cm,按东北话说,就是长得“老高”(袁是东北人);“长得老高”的他有一个特点,就是谦恭好学。他为自己能够成为曹老的学生而深感幸运;他在跟着曹老学做“精液脱落细胞学”分析的同时,一边自学细胞学的相关著作。他晚上学理...[详细]

“精液脱落细胞学”为什么 能大幅提升不育症治愈率

传统不育诊断方法:容易出现“误诊”和“经验治疗” 男性不育原因复杂,但归根结底都与精子有关,所以发生男性不育时,首先要做与精子有关的检查。传统的...[详细]

“精液脱落细胞学”:迄今为止最可靠的男性不育诊断方法穷尽了曹兴午毕生之力的“精液脱落细胞学”,是国内迄今为止最先进、最可靠、最精细的一种男性不育诊断方法。...[详细]

曹兴午“语录”语录

“35年前开始做这个精子形态研究,93年发表论文后,开始用于临床诊断,从此开始全力以赴只做精子形态学及生精细胞学研究。我现在78岁了,不想把这些带走。想留给后人。”

“一大堆细胞出现在显微镜下,种类达数十种之多,有好的,有坏的,好在哪里坏在哪里,好到什么程度、坏到什么程度,要一一辨别它们,是不容易的。我是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才弄清它们的。”

“总之,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我听到的议论太多了,尤其是在组建中日友好医院检验科的那几年,我几乎是在叫骂声中挺过来的。而我的原则: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些年我用尽了毕生的精力,走出了一条“精液脱落细胞学”检测的道路我会无愧地说:我对得起我的老师;我对得起身边的同事、同行;我对得起男科事业和检验事业。”

“微观世界是我最大的乐趣。显微镜下的微观世界,是一个广阔明亮的天地,任我驰骋耕耘。我不断实践着、思索着,渐渐的好似进入了小小的曲细精管(注:睾丸生精的地方),思考着是什么原因引起睾丸生殖功能障碍?‘无精子’只是不育患者的一个表象,通过做精子形态学和生精细胞学分析,证明不育的原因究竟是‘腮腺炎迁延性损伤导致睾丸生殖功能障碍’,或是‘精索静脉曲张引起2级睾丸损伤’, 或是‘加德纳菌引起睾丸损伤’等等……”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不遗憾。是病人培养了我,我要反哺给社会,我现在快80岁了,腿脚不好,但我坚持在这里上班,因为我理解病人的心,我知道他们心里焦急,我知道他们需要我。让不育病人看到希望,是我一生奋斗的目标,也是动.”

别人眼中的曹兴午

“如果没去同济医院找过曹老爷子,就别丧失希望。”

——“精液脱落细胞学”分析,使曹兴午成了国内男性不育的“诊断权威”成了不育症的“诊断老祖”,成了病人能否生育的最后“判决者。

“前两天,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也请他去那边讲课,以后周四他还要过去指导他们做试验。他要我把北京同济医院的‘精液脱落细胞研究室’负责起来,要把这个全国唯一的一个研究室做好,让更多的病人受益。他心中只有病人。他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看到不育患者做爸爸。”

——北京同济医院检验师、曹兴午最满意的弟子袁长巍眼中的恩师

“真不知道他是个医师。觉得他平时就是个普通老头儿,跟我们几个老哥一样不过好象不太合群,不像我们平时下个棋、泡壶茶聊个天啥的,老是早出晚归神色匆匆的,要我说都这么大岁数,还忙活个啥劲儿。不过他人还挺和气,每次见到你都主动跟你打招呼,老乐呵呵,好象总有什么高兴事似的。”

——曹兴午的邻居“如是说”

“父亲岁数大了,做事依旧还那么叫劲,你说他图个什么?该有的他都有了作为儿女,我们也能让他安度晚年了。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你已经为了医疗事业忙活一辈子了,该歇歇了,您那些事业也有年轻人在做了。可他就是不听。以前条件不好,他老人家居然能把冰箱里的菜腾出来,馊了都不管,就得放他那些宝贝精子。现在他岁数也大了,腿脚也没那么灵便了,但还是三天两头的往医院扎,要么就招一大堆人来家里开会。真是拿他老人家没办法。”

——曹兴午的大儿子也快到退休的年龄了,他一提起父亲就会“发牢骚”

经典病例:“小黑龙”明年3月降生
了解更多生殖整形手术的信息信息请拨打北京同济医院医师热线:010-65286318 咨询或直接进入立即咨询,我们的医师将为您免费提供专业的实时咨询及答疑

北京同济医院治疗男性不育:无精症少精症弱精症畸形精子症死精症、其他不育因素

版权所有 北京同济医院 E-mail:nk91@nk91.com

Copyright (C) 2007 Tongji Male Hospital Beijing. All rights reserved. 同济热线:010-65279999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京站东街11号 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 京ICP备16032017号